都是爷们

完美无缺的银色光弧径直斩向叶天。

在电光石火的瞬息间,手掌那一团炫目的近乎神秘诡异的银色光芒与叶天的砍刀生第一次碰撞,“轰……”赫然迸出惊天巨响,叶天身躯诡异力量反弹,砍刀突然在空中一闪。

青光中三魁成败瞳孔收缩,接着流星般的坠向地面,坚固的地面竟根本无法承受他血肉之躯的撞击,砖石崩塌激飞,声势骇人。

“光照申屠。”

在三魁成败坠地之前手中忍者刀突然如飞箭般暴涨处惊骇之人光芒向叶天射去,虚空呈现处无可名状的变化,似乎被扭曲,这一刀蕴含了空间裂变。叶天的眼睛抹出不屑笑意。身形在半空中蓦然诡异消失。

“斩。”

叶天一声暴喝,身形蓦然现在三魁成败上方,犹如天陨流星般长而落。夺目刀芒与银白不定的月光交相辉映,叶天身影仿佛与空气融入一。

绚烂的血花喷溅而出,刀出清越之音,光芒一阵而过。

“横刀一斩。”叶天阴冷一笑。

嘶的一声,三魁成败上xia身ti骤然分离。一双没有生命的眼睛瞪着紫叶天。

“你看我没有用,你是不是很不甘心?”叶天慢慢的走到他的前面,微笑,宛似春风的迷人,“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面对死亡的。”

“这才是真正的横刀斩?”叶天收刀,眼神玩味,“是不是好像想起我是谁了?”

叶天故意压低声音:“可我就是不告诉你,我要你死不瞑目。”

三魁成败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一张笑脸,死不瞑目。

刺耳的警笛声倏然响起。一辆,两辆,三辆,四辆,五辆……十辆警车出现在叶天的视野中。

然后一群武装防爆的警察下来,带队赫然的是警察局局长。楚江王眉头一拧,这个老米在搞什么鬼?不是说不会出现的吗?他该不会一举消灭叶天们吗?楚江王可以不怕,但那些凡人兄弟却不一样。

还有一米的时候,叶天没有说话,神色冰冷的望着那个局长。如果他愿意可以在三秒的时间里让这一帮警察从地球上彻底的消失。

“接到电话,有大规模的厮杀在这里生。”

“哦,这里还有一个葵花二郎的鸟人,麻烦你给他点钱好让他回去告诉他的天皇陛下,叶天叶天要去他那里度假,顺便杀杀人放放火。”

叶天默念仙力。无形的气浪生成。警察被迫让出一条空道。

“敬礼。”米建突然大声一喊,面色清冷,“虽然叶天不赞同你你们做事方式,但有时候这是必须的。”

唰的一声,警察们向他们敬礼。那些刚才还在震惊中的兄弟还是忐忑不安,但现在被警察这么一个敬礼,都说不出话来,有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老实说,以前叶天也不喜欢,现在叶天喜欢了,杀戮是一种华丽的艺术。”

叶天穿扬而过。

后面是他的兄弟。知道他们在惊惧,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孬种的后退着。

都他ma是爷们。一个纯正的爷们。

昂然挺xiong大步前进。有力的步伐。

叶天放声大笑,而后,笑声响彻在空中。

“叶天。”米建叫住了叶天,走了过去,目光注视着他,“我想你应该可以猜得出我是谁?”

叶天看了他一眼,语气还是那么的平静:“你是谁我并没有兴趣知道?我知道你还是一个爷们。”

米健哈哈大笑,豪气万丈:“爷们的事情当然用爷们来解决,一路顺风。”

“谢谢。”

等走出了很久,楚江王道:“三弟,你认识那个人?”

叶天嘴角抹出了浅浅的笑意:“认识,可是我没想到他居然在人间,如果我料得不错他应该是玄皇的属下。”

楚江王道:“看来是我大意了,我以为他是一个贪钱喜欢金条的局长。”

“事实上他很喜欢金条,因为很值钱。”叶天说了一句废话。

“快要下雨了。”叶天突然抬头。

那一弯的月早就消失无影了,黑色的雾开始遮盖原本的天空。

轰轰的雷声,开始从遥远的天边响起。

叶天披上了一件外衣,撑着一把伞,出门,安静在走着,穿着一双拖鞋,哒哒的声音在雨中响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