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玩你的

“现在可以说了?”叶天那一张看上去很秀气的脸上始终挂着很懒洋洋的笑意,似乎刚才的bian打小野二郎的xia体是别人做的,而不是他本人的手。

小野二郎眼珠子血红一片,嘴角更是渗流猩红的血液,他看着这个魔鬼的少年,他比那些ju花社的那些刽子手还要心狠手辣。

“我……我说。”小野二郎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是……我看见她们被人从靖国神社带出来。”

叶天面色沉静:“带去哪里了?”

天照莫非得知自己来日本了所以赶紧把他的母亲和宁静迁到另一个地方。

“我………我说了………你是不是就放过我………”

叶天笑了笑:“是。”

小野二郎还是怕叶天出尔反尔,只要他一说出她们的下落,叶天就一个手起刀落。

叶天看着他的神色,猜到了他的想法,对着苍天誓:“我若杀你,必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小野二郎这才放心,他听说中国人对神明很是敬重的,叶天了这么大的誓言,料想他不会杀了自己。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只听我哥哥说他们好像去神道教。”

“神道教?”叶天低声道,“日本的第一大教,天照把他们带去那里做什么?”

“你可以放了我吧。”小野二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说话也利索多了。

叶天揉揉了有些胀的眼睛,笑了笑。

小野二郎看到那个浅浅的笑,心里莫名的浮起了一丝颤栗。

“你说过放我的。”

叶天道:“是的,我说过放过你,可是我现在又想杀你了。”叶天突然一个手起刀落,小野二郎的那一颗头颅咚咚的滚落在地。

脖子出喷出血泉。

叶天讥笑的望着那一颗在地的死不瞑目的头颅的眼睛,道:“鬼神在我的眼睛里和垃圾没什么分别。”

何等狂妄,何等写意,何等傲气。

“收拾一下。”

叶天走出了夜总会,阿龙跟在他的背后。

“知道神道教在哪里吗?”

阿龙回道:“在日本皇宫的后山,听说那里戒备森严,三少,你要一个人去?不如我通知江哥。”

“不用。”

叶天的身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茫茫的天际。

“主人。”

紫洛端坐在g上,看着出现在自己前面叶天。

叶天瞥视了像一个粽子的宫本银雪,点点头,走到她的前面。

“天照到底有什么目的?”

宫本银雪神色不动,冷淡的望着叶天。

叶天的嘴角忽然抹出一丝笑意。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只青色的小蛇。

宫本银雪坐不住了,声音都颤了:“你要干什么……快把那只蛇拿走……”

紫洛也是害怕的打了一激灵,看来道行高的女子一样怕这ruan绵绵的蛇。

“我不介意先把你的衣服扒下来,然后把这只可爱的小蛇和你做亲密接触。”

叶天笑mi眯道。

“不要。”宫本银雪一想到那ruan绵绵滑溜溜的蛇爬在自己的**上,全身的鸡皮都起来了。

“现在可以说了吗?”

叶天蹲了下来,那只青蛇耀武扬威的站立在叶天的手掌上,吐出猩红的she头。

还有一公分的距离就可以tian到了宫本银雪的g桃小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