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力量

紫洛异常苦恼,纵然她能够五步一杀,但不知道敌人准确的藏匿点,他们只有被挨打的份。总不能把这山峰给炸了吧。

叶天突然问道:“你是要杀我还是俘虏我?”

川端次郎一愣,相不到叶天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问这问题,他该不是怕了吧,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这么快就投降了——”川端次郎的话刚说一半,就看见紫洛幽灵般身形左右闪动,她是想上峰顶杀他,太小看他了。

川端次郎摇摇头,也不见他出什么声音,已经处于半山峰的紫洛突然感到一阵“咝咝”的声音,瞬间被黑色的箭雨给密密袭击过来。

“大悲结印。”紫洛左手做出一连串的眼花缭乱的手势,右手五指一张,半空中无端弥漫牛毛般的细雨,无数滴细雨颗出形状一致的大小的光芒,拉长着模糊的光影,朝着从天而落的箭雨呼啸而去。周围的空气被拉出一道一道模糊的痕迹来,度很快,光线阴暗得令人沉闷。

风声在耳边出尖锐的啸叫,地面的碎石被卷得飞扬起来。

黑色的箭雨如陨落流星在空中拉出明亮的光芒,而紫洛唤出冰雨侧是阴暗模糊的光芒,只见紫洛眉毛一皱,轻轻的说:“附尾结冰。”擒贼先擒王,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要擒住了这川端次郎那些黑暗中的阴阳法师就不敢放开手脚。

那些牛毛一样细的雨滴诡异附上向下落的箭雨,接着,箭雨的落的度明显缓慢了许多,黑光闪闪的箭头被细雨慢慢的结成冰块。

洛的手指往下一划,所有被附上冰的箭雨凝固在空中。

“破。”

箭雨,那数不清的箭雨骤然破碎。

“杀你。”紫洛清冷的声音在川端次郎的耳边响起。

川端次郎抬头,紫洛飘在半空中,对着他的头颅就是一刀下来。

川端次郎不慌不忙看着她的刀。仿佛在欣赏紫洛曼妙的舞姿。

空气中骤然迸出使人眼睛刺痛的光芒。

有危险。紫洛的身ti再一次违反武技常理,向下的身ti轻微的弯曲,一道闪电险险从右侧的肩膀一闪而过。她肩膀感到一阵剧痛,还没有等她做出下一步,又是一道闪电劈面袭上的他的心xiong。

这一次的闪电竟然是黑色的,出着令人可怖的气息。电光闪耀的刹那,紫洛握刀的方式变了了,原本是右手握刀的,在一瞬间她的左手也握住刀柄,左手五根指上出异幻般色彩,那些白光般的色彩形成一个圆圈,而她就在圆圈里面,她已经不能在闪避,大喝一声,竟然刀斩向那迎面而来的黑色闪电,光是这度已经让川端次郎佩服,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结成一个防御界更是让他感到意外,紫洛左手似乎有某种功能,他隐隐听到他刺刀划空而过所生的风声。

刀势带起的气流,冰寒彻骨,令在地面的他不jin浑身颤抖,整个人接近崩溃的边缘。紫洛的刺刀出的刀气笼罩他的周身,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川端次郎瞧着在紫洛手上的刈鹿刀,,心内泛起一片惨烈的感觉,便如在面对千军万马对垒沙场,血流成河,横遍野的战场,他都没有股这样的感觉。他感觉紫洛那一刻不是人,而是妖。

紫洛的刺刀刀身迸出刺目的光芒,她的身形随之变得模糊起来,黑色的电火劈在她手中刈鹿刀上,高压的电流,把整把刈鹿刀殛得电光四射,再而整个人给包裹在电光裹。

“啊。“紫洛出一声喊叫。她身上的白圆圈被黑闪电的电光所吞噬,她依然保持两手高举长刀的姿势,电光从她的身ti倒流而集中到刈鹿刀上,她那淡红色眸子迸出红色光芒。惊天动地的轰隆一声,川端次郎只觉大地震动,接着看见紫洛的身ti向下坠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