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

“这种天气倒是很是适合杀人。”天照的脸上浮着迷人的笑意,眼睛注视着他的的对面,对面是一个穿着华丽合服的男子,约三十岁的年纪,眼角有深深的皱纹,右手的小指上带着一黑色的戒指。

一张用木做成的桌子横在两人的中间。桌子上有着未下完的一盘棋。

四周种满了兰花,竞相kai放,好不热闹。在这深山之中,不时有暖风吹进来,浮动在空气中是醉人的花香。

“不急,等得及,叶天,哦,叶浮生,应该会来到这里的。”中年人似预知了结局,“他一定会的。”

天照笑了笑道:“你这么相信他有能力来这里,我知道手有昆吾剑,身而且怀魔界的幽灵屠,昆仑的天机诀,甚至是妖界的吞噬**和五步一杀,但要想这么安全来到这里应该是付出一点代价的,况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天涯海角的毒开始作了。”

中年人道:“那又如何?他是叶浮生。”

这个名字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他接着道:“我知道叶浮生的功力,他不会是那么容易死的人,他都可以在如来,巨人神,燃灯三人合击之下从容离开,这点问题难不倒他。”

天照并未他贬低自己的实力而感到有任何的不快,而是心平气和。

“叶浮生是厉害,只是他现在没有了自己的躯体,虽然叶天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但两人还是有距离的。”

中年人慢慢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指上的戒指,目光很复杂。

“你知道叶浮生和叶天的区别在哪里?”

天照摇头,不懂就要问,这是他的原则。

“请指教。”

“叶浮生比叶天更会懂得活下去,必要的时候叶浮生可以杀任何人,但叶天就不会,这个人心太软,有太多的放不下,他不知道必要的时候任何的情感都可以舍弃的。”

天照道:“叶天是一个奇怪的人,这一点我倒是知道,他的情感也许太丰富了一点。”嘴角抹出了一丝嘲弄的意味。

中年人道:“千万不要低估他的实力,他的身上有一股韧劲。”

“韧劲?”

中年人目光有一丝的欣赏,道:“一种永不放弃的jing神,当年很多人以为他死了,最后他没有死,每个人都认为他不适合修炼魔界的幽灵屠,可他偏偏修炼成了。你要知道,幽灵屠的最高境界是移山倒海,就连我也没有把握。”

天照道:“叶天应该没有练到最高境界。”

中年人一笑:“这我就不知道,他是一个奇怪的人,永远不要惊讶他的任何的举动,也许我也会猜错他。”

天照道:“先生,你过于谦虚了,如果先生肯出山,只要你振臂一呼,我想中国修真界的修真之人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这一边,和天界,魔界,妖界,对抗都不成问题。”

天照的目光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野心:“而我ri本这边,我必定助先生一臂之力。”

中年人微笑,他并不是在笑,只是想有笑的这个神情。

“德川家康也是这么想的吧。”

天照道:“德川将军的想法我并不是很清楚,但依我的推测,他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中年人站了起来,神情颇为落寞,望着那一朵一朵兰花,道:“这个地方我住得满意,短时间里我是不会出去的。”

他走到了兰花前面,脸上有着令人不解的神色:“我要是走了,这些兰花就寂mo了,这里没人陪他们。”

天照在背后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他没有把握击杀这个人,他出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对于这个人他有太多的讳忌了。

这一盘棋若下得不好,他就输了。谁都可以输,就是不能输给叶天。他的脸上露出了仇恨的表情。

“阙然也应该到了,鱼肠剑和昆吾剑之争不是很有看头吗?”

中年人兰花一般的手指捻着兰花的花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