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队长你好

“三少。”谈铭见叶天从一辆的车下来,赶紧上去,道,“今晚上最少不见了一百万元以上了。”

叶天看了他一眼,道:“有人出事吗?”

谈铭道:“由于现得快,所以来这里找乐子的客人基本上都逃tuo,我估计是斧头帮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而已。”

叶天笑了笑,毫不在意道:“哦,那好的很,我喜欢这个下马威。”

谈高大声嚷着,一肚子火气,他的夜总会居然被被斧头帮给放火了,他岂能忍住了,:“娘西皮的,给我拿上刀子去砍了斧头帮的。”一大帮弟兄在他后面大喊着要去围攻斧头帮的总部。

“没到时候。”叶天平静的声音响起,走向了谈高。“小子,你是谁,敢对我们高哥这样说话。”说话是一个满嘴酒气的男子,提着一把多米的长刀就上来砍叶天。

嘎的一声,谈高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那喝得蒙的兄弟肩膀tuo臼了,他先是嗷叫了一声,然后被叶天一手轮起,甩出去三米远,人还没有立即昏过去,手指叶天想骂娘,咚的声,在一次睡过去了。

“酒醒了。”叶天慢吞吞的望着那一帮两眼红的手下。

谈高走向前,主张以牙还牙道:“三少,我们不能就这么让斧头帮撒野到我们头上了,我们得反击。”

这人就是三少,那些喝飘的人大半都醒了。三少这个名号那可是和血面修罗差不多。

这时候消防车的才姗姗来迟。

消防员慢吞吞的走下来,好像看不见起火的大楼,光是拿出人字梯就耗去一分多钟。

谈铭冷笑了一声,走上前,对一个圆脸的中年人道:“李队长,好神的度啊,从这里夜总会大概是不是开车来的吧,坐火箭的?”

李队长耸耸肩膀,很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堵车,我们也没有办法。”

谈高骂道:“你niang的,大半夜堵车你当我眼睛瞎了,狗ri的,我做掉你。”说着就冲上去。

前脚刚踏出一步,小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整个身子倒下去,神色不解的望着叶天。

“给我好好躺着。”叶天面带微笑眼神闪过一丝惊怖的杀机道。

谈高本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刚才被叶天这凌厉的眼神一扫之下居然不敢再说半句。

李队长奇怪的望着叶天,心道:“这人面生,是哪来的?敢这么击打谈高。”

谈铭强行压住内心的火气道:“李队长,不要收了别人的钱就给别人办事,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你最好小心一点。”

李队长嘿嘿一笑,老子岂能被吓到,不屑道:“谈铭,我没有受任何人的钱,话不可乱说,不然,会死人的。”

突然听到刺耳的掌声响起,李队长转头望过去,是那个刚才击打谈高的人,此刻他一脸懒洋洋的笑意。

“好,说得好,会死人的,谈铭,不要乱说话,人家李队长大老远跑过来为我们灭火,你怎么责骂恐吓别人了。”

谈铭脸现出愧疚之色:“三少,我说话太冲了。”对李队长道,“李队长,刚才的话是我说得太冲了,不好意思。你别记在心上。”

三少?李队长自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可见谈铭对此人敬畏之极,想着也是一个狠角色,得先把他的底子momo好回去告诉斧头帮的人。

李队长很受用笑道:“哪里哪里,大家也都是熟人了,谈铭刚才说什么话我根本没有听见,你是?”

叶天嘴角弯弯的笑意:“叫我三少也可以,我刚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以后就请李队长多多关照。”

李队长见他这么谦和,而且说话很得人心,笑道:“哪里,三少说就是外家人的话,只要你有空,随时都可以找我喝酒,当然下班的时候。”

叶天微笑的点头,话锋一转问道:“很冒昧的问一句,李队长有老婆和子女吗?我也好去拜访一下。”

李队长听出这话的威胁的意思,也冷下脸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天挥挥手,示意李队长误会他的意思了,笑道:“李队长,我是说我要是去你家吃吃饭,总得送点礼吧,投其所好。”

李队长这次弄不懂他胡子里买的是什么药。瞧这人也二十不到,人却异常的老练,而且始终面带谦和的笑容。

李队长道:“不用了,你来找我就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