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叶天是被手机震动给弄醒的,娘西皮的,早知道把手机关了,叶天闭着眼睛拿起手机道:“他娘的谁啊?”

“三少。”

那头传来了谈铭的声音。

“你等会儿,我马上过去。”叶天穿上了衣衫走出了寝室,下楼,在学校门口打了的到了夜总会。

“那狗ri的又找麻烦了?”叶天一进到办公室就问谈铭。

谈铭头乱乱的,明显一个晚上都在抓头:“那新来的组长几分钟就派人来查一次,我们的生意没法做了。”

“***。”叶天随手拿着一个大苹果啃了几下,“许茂这鸟人分明是不给人活下去了。”

“三少,这件事情怎么办?”

“去和他说说。”叶天想着这样不是长久之计,一天还好,要是天天这样下来检查,早就关门大吉了。

“许组长,有时间吗?”叶天拨通了许茂的手机号码。

许茂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我时间很多,有事?”

“是有点事情,找个地方聊聊。”

“没问题,你说在哪里?”

“就在江边吧。”叶天道,“十分钟后见。”

“三少,你说这许茂会不会一直这样做下去?天天派人来查?”

叶天道:“天天派人来查也是要有时间和资本的,我想他只不过在对我们施压而已,这个鸟人这的是给我们演戏看了,对了,斧头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谈铭道:“说也奇怪,三少,斧头帮的这狗ri的没派人去查,他是不是和斧头帮站在一条道上了?要不偏偏和我们说不过去。”

“还不是看两虎相斗他好他坐收渔人之利。”叶天慢吞吞的道,“他这是故意给我们演戏,不过你的担心也对,要是斧头帮的生意比我们好,小弟都得往那边跑,娘的,我去他说说。”

“三少,实在不行就杀了吧。”谈铭眼睛闪过一丝杀机,“我看许茂这个人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对付这种人我们只有杀了。”

叶天摇头道:“这是很愚蠢的做法,他铁面无私也好,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中国有这么几个人就够了,杀了一个很可惜的。”

他倒是对许茂另眼相看了。

谈铭沉思了一番道:“那要是他不和我们合作呢?”

叶天阴阴的笑道:“那就变着戏法让他和我们合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还是懂的,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法律和光明,你要记住这一点,黑白之间总会有一点的交融的。”

谈铭受教道:“三少,我知道了。”

“你不用去了,我这次一个人。”叶天道,“你去警察局看看谈高,要他好好在里面呆着,别在里面弄出这么大的事情,还有,那两具尸体查出来是谁的?”

谈铭摇头懊恼道:“查不出,好像是外地来的,我估计这背后有黑手,外地来的不可能藏有这么的货,而且是偏偏在我们酒店死人了。”

“行,你多留意下斧头帮。”叶天嘱咐了下就出去。

“许组长,你这样做不是办法,你要吃饭,我也要吃饭。”叶天吊儿郎当的走过去。许茂正在桥上看着江面,就他一个人。

许茂回头一看,笑道:“我吃的国家的饭,你吃的别人的血汗钱的饭,我们的本质不一样。”

叶天把手上搁在栏杆上,撑着下巴,慢吞吞道:“许组长,你不要口口声声的说你是为国家办事,我听着心里就不舒服,告诉你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正义最后总要战胜邪恶的,但是在战胜邪恶之前,总得有人牺牲的。”

许茂冷笑了一下道:“听的意思说要杀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