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一名号而已

唐弄是打死也不承认道:“三少,真的没有,虽然你们的夜总会公司天天被工商部门的人检查,但我这一边也是一样的。”

“那只不过是做样子给我看的。”叶天道。斧头帮确实也有几家的夜总会和公司被警察和工商部门的人检查,但没过几分钟就走了,显然是走秀而已。

唐弄摇摇头道:“三少,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什么好说了,我也相信三少你是一个明白人,有些事情如果做得过火了,最后倒霉是你自己。”

叶天淡声道:“我还没有过火就这么倒霉了,要是很过火那岂不是连生活都难办了,唐弄。”这是他第一次称呼他的名字,一字一字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叫你们大哥出来和我谈,就那个和你一起警局的人。”

唐弄骇然,叶天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他大哥?

“我谈也是一样。”唐弄冷冷的拒绝的叶天的要求,“这里我做主。”

“这桌子是从荷兰运过来的吧。”叶天突然指着光滑的桌子道。

唐弄搞不懂叶天为什么突然转变了话题,还是回答道:“有眼光,是荷兰出产的,进口价一百万,从一百米的高层摔下来也摔不烂。”

“现在就烂了,是水货吧?”叶天指着那一块百万的价值不菲的桌子。

唐弄只见桌子上真的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然后裂缝渐渐的随四处扩散,嘭啷的一声,那一块从一百米高空落下来都完好无整的桌子就这样眼睁睁在唐弄的眼皮底下碎裂了。

唐弄不怒反笑道:“好一个三少,好一个叶天。”

这是真的,在他的眼皮底下就这么把价值百万的桌子给弄碎了,而且看不出他的任何的手法。

“不要在我的面前装十三,你们还没有那个道行。”叶天笑道,提醒了唐弄一句。

在叶天这个装十三的老祖前面装十三那不是班门弄斧,岂不是贻笑大方,他不装十三算是看得起他们了,要是真的装十三,唐弄早就被整得连他老妈都不认识。

“好一个三少,好一个叶天。”

办公室的大门开了,进来的正是斧头帮的大哥任刑,这家伙好在拿着一把小刀玩弄自己的指甲,脸上挂着六分欣赏的笑意,要是叶天是斧头帮的人何愁成不了中国地下第一势力帮会,青龙会?应该可以成为历史了。至于北京的权力帮,只要给他五年之间,他有把握把权力帮连根拔起。

“不打烂这桌子你大哥就不出来,我看他也有点小气,不就是一桌子嘛。”叶天这厮也带着六分的笑意道,“我可是头一回等客人。”

唐弄从沙上站起来,只要有任刑在的地方,他都是站着的,心甘情愿的站着。

任刑笑了笑,坐下,xiu长的右手掌突然在半空中一抹,那些碎裂的玻璃片以一种诡异的形状组合在一起,最后也在唐弄眼皮底下完整归位,还是一张看不出有任何瑕疵的桌子。

“这一手好。”叶天不见任何的惊讶之色,仿佛早就得知任刑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来历很神秘,刚才他得知任刑躲在暗处观察他,所以才把桌子弄坏,目的就是想把任刑给逼出来,这家伙要是不出来,叶天还有第二个法子逼他出来,虽然法子是有点毒辣,好在任刑也出来了。

虽然任刑可以隐瞒了自己的真气体,但叶天还是猜测了一二,有点想不到的是居然是太一教真气,叶天和太一教说起来可是“冤家”了,现在又碰上了太一教的人,真他娘的三生有缘,可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是谁而已。

“这一手自然比不过你叶天。”任刑目光定定的望着叶天,沉声道,“你的大名可是四界之中传得最开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转。”

“见笑了,我这一名号不也是你们炒出来的。”叶天皮笑肉不笑道,“当初不就是把你们的一个长老给踢爆老er了,你们就记恨一直到现在,这仇恨的力量也太强大了吧,我还听说你们教规中有一条是专门说我的。”

叶天沉思了一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凡太一教教徒者,以杀叶天为本教第一执行令。”

任刑道:“是有这么一条教规,谁杀了叶天,太一教的教中之宝八宝盒就归他所有。”

叶天笑,有挑衅的神色:“那么你现在为什么不动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