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宁夭夭轻声道,“没见过,但我读过三毛的散文,海市蜃楼很美丽,只是昙花一现。”

“想看吗?”

“想。”宁夭夭笑道,以为叶天是在开玩笑。

“闭上眼睛,我带你去看。”他的声音温醇,令人安定。

宁夭夭望着叶天三秒之后,把眼睛闭上,即使开玩笑也好,她出奇的相信叶天的话。

叶天握着她的手,那是一只小小的暖和的手,这样的掌心的温度似乎有过,那是牵着宁静的手才有的。

“我叫你张开的时候,你就张开。”

叶天的左手在空中一抹,画出一个圆圈,彩虹色的,牵着宁夭夭的手走了进去。

仿佛经历了一个光年的距离。

叶天的声音终于响起了:“好,可以张开眼睛了。”

酷热的沙漠,漫天的风沙肆意的吹着,融进了宁夭夭的丝,宁夭夭的手指。

波澜壮阔的海市蜃楼栩栩如生的在她的眼前。

那么近,那么近。

宁夭夭的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轻了,叶天给她的震撼出了太多想像之外。

“可以去触摸它。”叶天道,眼神似水的柔情。

果然是宁静,他的宁静啊,叶天的心疼得咬着下唇。

宁夭夭转头望着少年:“我真的可以触摸吗?”

“嗯。”

宁夭夭走了过去,一步一步的,风很大,足足可以把她吹到天空中,她举步艰难。

“我帮你。”

牵着宁夭夭的小手,走着过去,就像一个梦境。

如果是一个梦境,就别醒过来了。

宁夭夭与海市蜃楼接触了,她伸出手指,触摸着,触摸着这个自然界的神奇之光,笑,笑得神采飞扬。

“我以后还可以看见吗?”

“可以。”

“不骗我?”宁夭夭露出了小孩子的笑容,天真而灿烂。

“不骗你。”

“那我们拉勾,骗我你就是小狗。”

叶天笑,笑得全身都痛了,她的神情,她的笑容多么的像宁静。

“好,我们拉勾。”

“如果你是我的传说就好了。”宁夭夭轻轻一笑,在叶天的肩膀靠住,低声喃喃,“我不是一个贪心的女孩子,只是我们都太不容易。”

我不是你的宁静,我是宁夭夭。

“我们回去吧。”宁夭夭抬头,眸子清澈之极。

“好。”叶天只说了一个字,牵手。

“我要一步一步的走到我们原先的地方。”宁夭夭带着令人心疼的固执道,走了过去,走一步,后退两步,摔倒了,爬起来,再走,再倒下,又爬起来,手掌微红。

“我会走到的。”

宁夭夭紧紧的咬着下唇,面上有着坚定之色。

她走了有多久,叶天就在后面看了有多久,一直静静的看着。

当宁夭夭艰难的走到他们原先站的地方,他笑了笑,眼神有别人看不穿的悲伤。

因为他的宁静总是粘着他,他喜欢她粘着他。

只是宁夭夭独立,独立而固执得让他心有微微的疼。

走了过去,叶天道:“闭上眼,我们回学校。”

宁夭夭闭上了眼睛,把手交给了叶天。梦总是要醒过来的,就像我们相遇,最后总是要以分离结束。

开始和结果我都猜透了。

宁夭夭张开了眼睛,依旧是校园,依旧是湖水清澈。

叶天晃荡着双脚坐在阳光上,以一种藐视天空的姿态。一身傲然展现无疑。

“叶哥哥。”小琉璃喊道,她窝在杨若希的怀抱里,像一只安静的猫儿。

这是一只很有潜力的猫,需要叶天去暧昧的调教方成一只灵气无比的猫儿。

杨若希眼睛望着叶天清瘦的身影,似读懂他的落寞,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帮着叶天揉着他的肩膀。

而小琉璃坐在了叶天的大腿上。

叶天嗅到了阵阵的丝的香味,笑,有着别样的味道,他的后脑与杨若希的鼓鼓胸部做了很亲密的摩擦。

可怜的杨若希同学被吃豆腐了还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