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声

叶天听见了杨若希的脚步声,哥们的再一次拍着孙流的肩膀,从阳台上直接跳下去。

孙流喊,喊不出,嘴鼓鼓的,就像蛤蟆功似的,上帝,你救救我吧,我的米老鼠裤衩,给杨若希看见真的会完蛋的。

杨若希人没有进寝室就喊道:“叶天,叶天,你这一次跑不了。”

杨若希踏进了寝室,她的表情好像看见了大象下蛋了,这是孙流?孙流怎么会穿着一件米老鼠的大裤衩?揉了下眼睛,倒没有叶天预想中的出高分贝的尖叫声,而是嘴巴张大,足足有十秒钟,才道:“孙流,你……”

杨若希把孙流这厮的身材免费浏览了一遍,还真看不出这孙流看上去瘦瘦的,还有一点的肌肉。

自然男人的昂扬也在凸出来。

孙流紧张的冒出细细的汗珠,大姐,你别过来,别过来,在过来,我和你就真的说不清了。

杨若希可不懂他眼神的意思,走了过去,颇有些不好意思,主要是她头一次和还这么穿着一个大裤衩的男孩子说话,而且孙流男人的象征貌似有点不高兴了。

“孙流,说话啊。”杨若希对着他说道,“你到底怎么了?叶天呢?”

孙流就是转动着眼珠子,他也就能转动着眼珠子了,实在不能怪他啊。

“你哑巴了。”杨若希等了三秒,这家伙还是不说话,就是转眼珠子,谁懂你的意思啊。

“怪事了。”杨若希低声自语着,像看一件雕塑品的把孙流打量,对啊,是活人没错,她还听见了这家伙的心跳声,而且跳得很快。

“你傻了,不说话。”杨若希微微蹙眉道,“谁把你弄成这样的?这画得还挺像的,乌龟,大海,呵呵。”

杨若希貌似要带着欣赏的目光望着孙流的胸膛了。

“孙流,叶天呢?”

杨若希边看边问:“我不是说你千方百计拦下他吗?人呢?又给他跑了是吧?我都不知道什么交你了,他不肯来,你就把他打昏了,有我担保你怕什么?”

自己说了这么多,这家伙咋一点反应都没有?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杨若希提高了声音,“还是你被人下了药。”

孙流眼珠子向右边转动,示意叶天的手机在那边偷偷的拍照。

“中邪了。”杨若希只能这样解释,站到了孙流的前面,“这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能就眨眼?”

孙流眨眼。

“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是不是叶天?”杨若希想着这叶天是不是巫师啊,居然可以把一个大活人变成这样?还是魔法师?

孙流又眨眼。

“那叶天去哪里了?是不是跑了?”

孙流眨眼。

“你个大笨猪啊,这点都搞不定,太让我失望了。”杨若希不满孙流的表现啊,她没有现因为两人的距离太近,加上杨若希的身上的体香引见隐隐把孙流的**给勾起来了,说实话,孙流不是故意的,更不是有意的,他是无奈,这是自然反应,一个年经充满活力气息的美眉站在你面前,你还穿着一件大裤衩不有点反应就不是男人了。

他男人的象征正在慢慢的慢慢的露出了真面目。

“喂,他到底跑哪里去了?他是巫师吗?”杨若希还看不懂男人的本色啊。

孙流在心里哭喊着,大姐,你快离开我,我忍不住了我,你快点走啊。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嗅到她的体香,也不小心看见了杨若希的粉红色的胸/罩,岂是一个刺激能形容的?

他对粉红色的胸/罩尤其偏爱,说不上原因。

杨若希觉得这孙流的呼吸有点喘了,更不懂了,道:“你眨眨眼。”

孙流郁闷的傻眼。

杨若希触摸着孙流的额头,再摸着自己的:“没病啊,正常。”

叶天真的魔法师?不可能的,这家伙也就运动能力变态和强悍,其他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的。

孙流男人的昂扬开始有了抗议的趋势了。

刚才杨若希的那一只柔荑的小手就好像是把他内心的火苗给点燃了。

他觉得自己的血脉要暴涨了。

呼吸急了,急得眼睛似也充血了。

杨若希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到底拿点不对劲,更是站到孙流的前面,谁知道,一站到前面,她的双腿互好像碰到了一根有点颤抖的东西,低头一看,立刻,耳根子都红了。

“流氓,你这个流氓。我不理你了。”杨若希见他的昂扬顶着大裤衩一柱擎天,笨蛋也知道他在想着一些什么。

“去死了你。”杨若希一本书直接瞧着孙流的额头上,然后又是羞涩和无奈离开了。

我不是故意的。孙流眼睁睁的望着杨若希的离去。

“哎,呼呼。”叶天从阳台下冒出来,慢吞吞的走到了孙流的前面,看了他的一下,“你不是吧,这一点也可以让你的老弟亢奋,我对你太失望了。”

孙流想杀叶天了。

叶天能感受到这种杀气,真的是杀气啊:“流哥,我其实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经不起疑惑啊,我先看看手机的画面。”

叶天藐视的孙流一眼,拿着手机品味画面,啧啧道:“哇,哇,哇,哇……”哇哇的不停。

叶天打了一个响指:“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孙流觉得嘴巴能动了,冒出的第一句的是:“我要爆你的菊花。”

叶天吓了一跳,不是吧,火力这么强大了,真的是要引火上身了。

“别,你还是帮别人爆菊花,我估计你现在要是有个洞口得上了。”

“大爷的,快让我动啊,我忍不住了。”孙流是真的忍不住了涨,涨得难受,涨得只想要一个洞口,要不自己解决也成。

叶天怕怕的望着这个眼睛冒火,气喘吁吁和公牛一样的家伙,真的怕怕了。

“你先等一会儿,我马上放了你。”

叶天说着,跑到了寝室外面,没忘记把寝室的门口给锁起来。

“你自己一个人解决吧。”叶天打了一个响指,撒丫子就跑开了。

“我不行了。”孙流喷出了白气了,冲进厕所,然后从里面传来一阵哦哦哦哦哦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