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歌

心忽然剧烈诡异的痛楚,戈登痛得说不出话来,他干黄的脸涨红,呼吸困难,接着他的身子平飞到他刚才所站的地方,遥歌抑制愤怒用一种无奈悲哀声音:“去做你的事情吧。”

戈登被遥歌喜怒无常的行为弄得七魄掉了三魄,他几乎疑刚才的一切是梦?这是一个暴怒的魔鬼,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为什么说到他姐姐眼睛的时候这个魔鬼会流露出那种悲哀与愤怒痛苦混合的奇怪神情,难道这位女神般的女子眼睛有问题?她是一个瞎子?真是可惜啊!

“姐,对不起。”遥歌深深自责,他的脸上出现那种无奈的悲伤。

遥晓淡淡笑了笑,“注视”着遥歌,白玉的手指拂着他的长,很温柔说:“遥歌,我的眼睛虽然失明了,但我并不感到悲伤,如果我的眼睛看见了,也许我会活得比现在更痛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遥歌转过头去,泪水从他的眼睛静静的流下来,怕遥晓触摸感觉到,他的手握住她的温暖的小手。

“姐,我听你的话。”遥歌抑制住深的悲哀,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我以后不会再提七枚戒指。”

“这才是我的好弟弟。”遥晓宛然一笑。“雨小了,我们走吧。”

遥歌看门外,雨小多了,但比先前更密了更急了,像风中的蛛丝的充满缠绵的眷恋。

遥歌轻的握着遥晓的右手站起来,随即走出酒馆。遥歌打开伞,两人行走在雨中,从后面看仿佛是一对在雨中漫步的情侣。

戈登看着不禁也回忆起了年少的恋人,充满了甜蜜的惆怅。

遥歌走后,那几个喝酒的男人也跟着出来,用很隐蔽的方式跟在他们的后面。

雨渐渐渐渐的小了,最后残留的是那叶尖的雨滴。

泥泞的小路并没有影响遥晓姐弟的行走度,他们犹如在平路走的一样。

“姐,后面多了几个跟屁虫,会是他们的人吗?”遥歌淡淡说,眼睛充满了浓烈的杀气。

“他们不是。”遥晓侧耳听了一下那后面几个男子的脚步声,“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

眼看赶不上他们,那几个跟在后面的一个男子突然大声喊道:“前面的两人停下来。”

他叫乌威斯,修真界魔宗一个小人物,游手好闲蛮横凶暴,仗自己老爹在魔宗是堂主的身份在这座小地方作威作福。遥歌停下脚步:“姐,在这里等我,我过去一下。”

遥晓深知弟弟的性格,再三叮嘱:“或许他们只是好奇我们的身份。”

距离有上百米,遥歌一个步子就到了乌威斯的前面,乌威斯几人瞪大眼睛看遥歌。这实在出乎他们想象之外,眼前这少年到底是人还是魔鬼?就算是魔宗的堂主士也不可能有这么惊人的修为。

“你,你是什么人?”乌威斯虽然有点恐惧但还是很严厉的问遥歌。

他身后的几名男子在乌威斯的眼色示意下迅把遥歌包围起来。

“你还不配问。”遥歌冷冷笑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走了。”

“我怀疑你是诱拐少女人贩子。”乌威斯义正严辞的大声说,“作为我有责任查问你的来历。在这里我最大,知道我是谁,我是魔宗的人。”

乌威斯抬出了自己的背后势力,他寻思着遥歌虽然有很高的修为,但毕竟是一个穷小子,不敢对他怎样。

“如果我是人贩子,你打算怎么处理我?”遥歌仿佛很随意说,“是不是把我杀了?”

没想到遥歌会承认了,而且还这么合作。虽然是假设的。乌威斯大喜,眼里闪烁着淫光:“把被你诱拐的少女交给我,我会通知她的父母来领他回去的。至于你?”他假装想了一下:“看你还年轻,想必也是为生活所迫才走上这条犯罪的路的,我这里有点钱,你先拿出急用吧。”

乌威斯从上口袋拿出点钱,笑笑然后扔到黄水泥土里,用骄傲的声音说:“这是我对你同情的施舍,你拣起来就离开吧。”

包围的那几个人大笑了,他们几乎忘记了刚才遥歌露出的魔鬼般的法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