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

“拣起来吧穷小子,这可以是乌威斯最大方的施舍了。”

“小子,你有钱了,该去买件上等衣服,然后好好玩一把。”

“你走狗屎运了,。”

“说完了嘛。”遥歌很温和的笑着,“今天的天气不错,虽然刚下了大雨,但若当做为你们告别这个美丽的世界唯一礼物,我不介意。”

“你要做怎么?”乌威斯仿佛感受到遥歌的浓烈杀气,“我们可是有势力家族。”

“再见。”遥歌诡异的笑容升起,右手的突然紧握,乌威斯还没有来得及喊救命,他粗壮的脖子已被遥歌的无形右手捏碎。血如喷泉洒向天空,异常的灿烂绚丽。乌威斯的头颅直线坠落到泥土里,血染红了黄的水。

那几个男子惊骇的看着遥歌,心中的恐惧使得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弯下腰,不停的呕着。

“世上为何总是有一些多余的人。”遥歌的瞳孔诡异的变成妖红色,右手在空中一划,那五个弯腰呕吐的男子头颅瞬间与身体分离。五颗头颅滚落在混合红黄的泥水分外夺人眼球。

血花飞溅宛如飘飞的白雪。空灵而肆意。

五具尸体呈s行倒在泥土里。

伸出胭脂般湿润舌头添了一下右手中指指甲一颗血滴,遥歌的眼睛恢复原状。仿佛一切都是如梦的幻觉。

“你把他们杀了。”遥晓叹息说,“答应姐姐,不要再杀无辜的人了。”

她的眉头紧蹙在一起:“你会被神灵惩罚的遭受魔鬼诅咒的。”

“为了你,就算是神灵惩罚魔鬼诅咒又怎样。只要能把你的眼睛医好。”遥歌在心里默默的说。他轻的抚摩着遥晓的眼角:“姐,不要为我伤心,我答应你以后尽量不杀无辜的人。”

顽皮一笑,遥歌脸上的沧桑感在刹那间仿若消失:“要是再看见姐为我哭,我就罚你背我。”

遥晓微笑,深蓝的眼睛里释放出一种无法明说喜悦光辉。

“你还说,小时候就知道骗我,害我每次都背你下山,你很没有爱心哦。”

遥歌爽朗的笑声划破了沉静的荒野,传得很远,很远。“或许这样是最好的。”遥歌在心里想着,“但为什么我还会感到锐利心痛呢,姐,到底这是为了什么,我感觉到你的心里有一个我不知道的人那里看着你,比我还爱着你。他是谁?”

暮色渐渐弥漫在无边的天空。起伏的山峦在黑暗中更显出它的阴森与模糊。

空山,黑暗中的灌木林透着森冷的气息。风一吹过便沙沙的响。

生起一堆温暖的篝火,捕猎一只野兔烧烤这对于遥歌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火焰照射在遥晓苍白的脸上,透明的红。眼睛却注视着遥歌,仿佛看见他的神情,她笑了笑:“别老看着我,我肚子都饿扁了。”

“姐,你真美。”

“傻瓜。”遥晓淡淡笑,“以后等你遇见比我美的女子,你就说她美了。”

遥歌打断她的话:“别说了。”沉默的表情。锐利的眼神,嘴角却挂着自嘲的笑容。

“什么,生气了。”遥晓手抚摩着他的脸庞,很柔和说,“逗你的,这么容易生气。”

遥歌转过头,静的望她,眼神变得冰冷,从烤好的野兔上撕下一块轻嫩的肉:“把嘴张开。”

遥晓把嘴张开,一块细碎的肉片放进了她的嘴中,她嚼了嚼,露出微笑,显然对遥歌的烧烤的技术很满意,火候掌握得很好。

两人吃过东西之后不再说一句话,背对背的靠着。许久,遥晓听见弟弟轻轻的鼾睡声,似乎很疲倦。

遥晓转身轻的托着他的身体,把遥歌的头轻的放到地面。刚要站起,手立刻被遥歌拉住:“姐,别走,别走,不要离开我……”

是他的呓语,遥晓俯下身,在他的额头吻一下:“姐姐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似乎是深夜了。月亮才缓缓的从云中爬出来,身后还拖着几颗寒星。

遥晓向着流水出的声音走去,她的眼睛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避过一些横在山路中的石头与灌木。

她感觉到了水的欢快,水的温暖。她站在一块石头上,闭着眼睛,感受风吹过脸庞时的清冷。

淡淡的月光下,她弯月眉宇间有一种娇气和灵气混合在一起,使得她艳,使得她美丽,像红烛洞房一般,照亮而柔和,并不逼人,但十分十分的吸引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