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大战遥歌

风起若狂,气劲飞泻,场中的人顿有窒息之感。一手一剑竟然在万分之一的机率下一触即分,如电光石火般撞出绚烂的火花。

遥歌只觉手臂一麻,倒退了数步,叶天的昆吾剑似乎还藏着别的气息在其中,这怎么可能?昆吾剑是神剑不会有邪气的?但偏偏有了。

叶天并没有低估对手,一分之下,攻势滞住片刻,迅即重组,流星剑式如惊涛骇浪般重重掩杀而出。这是昆吾十三剑的最有一剑。

他绝不想给遥歌任何喘息的机会,他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而且是神族的人。更该死。

即使是在叶天出惊人的反击之后,面对汹涌如潮的攻势,遥歌依然不畏不惧,反而更显从容自若地挥洒剑意,那一只魔手仿如拈花般优雅。

叶天心中的惊骇已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终于现,这手的之所以可怕,不在于快,亦不在于猛、烈,而是控制他的剑势:就是说遥歌总是能够在间不容缓之际挤入自己剑势的缝隙之中,使得自己本是如行云流水般的攻势变得断断续续。那是一只魔手,可以控制昆吾剑的剑势的魔手,

叶天一股压抑之情无法宣泄,难受之极,无法言表。

就在此刻,又在万分之一的机率中寻准了叶天的剑芒中心,一触即分,两人相互错位。

在高手相争中,身位的互换亦是再平常不过,但叶天突然觉得自己后背出汗。

这更多的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判断,。

是以就在两人身形错位的刹那,“抱月琴”的气芒便已将叶天的整个身形笼罩。

叶天吃了一惊,却已不能用剑做任何形式的格挡。当他身形一错间,握剑的右手已在身体的另一侧,而“抱月琴”的光芒笼罩他的左手,似乎先把叶天的手绞碎,他左手空空如也,除非以空手格挡,或是空手夺“抱月琴”。

“叮……”叶天并不慌乱,反而屈指一弹,左手抹出蓝光,正对抱月琴的去处。同时身形借势一纵,去势更快。

“呼……”遥歌绝对不会让叶天就此逃逸,“你要死。”他身体顺势一旋,万千的魔手,紧紧地锁住叶天的身形。

遥歌的这一连串攻击,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每一个动作都充满爆炸性的力道。叶天并非弱手,虽然处于下风,可是谈到胜负,只怕还早。

叶天退开之后,“刷刷刷……”三声剑啸,在自己身后连布三道气墙,缓解了对方咄咄逼人的如潮压力,然后他转过身来,劈出了竭尽全力的一剑。

剑如刀劈,这的确是有违武学常理,但叶天施展而出,有剑的灵巧华丽,亦有刀的沉稳霸气,昆吾剑似乎藏着龙牙刀

遥歌的眼中第一次明显的露出了诧异之色,他不得不为叶天独特的剑法而感到惊惧。昆吾剑居然可以和龙牙刀统一合一,令人有不可思议之感。遥歌几乎清晰地感觉到这一剑中那一往无回、霸烈之极的气势,与他的妖魔的手终于撞击一处。

“轰……”强烈的劲气撞击交融,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向四方扩散,两条人影乍合又分,手腕振动,数丈之内尽是森森寒芒。

“嘶……”叶天的剑势一顿,劲力爆,以快制快,面对遥歌突然如山洪般迸的攻击,他没有选择退避,也没有全力防守,而是针锋相对。

神族之人,又如何?不管是谁?都要以一种悍然而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姿态亮剑。

逾越每一道横亘于眼前的障碍,这就是修道的含义。

“叮叮叮……”遥歌这才真正领略到叶天那诡异莫测的剑术带着刀气的可怕,虽然每一次他都能以极快的度挡开叶天的剑,但是他的气血都因每一次的格挡而翻涌,更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正缓缓地包围着自己,控制着自己的行动范围。

遥歌眉头微皱,他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涌出一股沉闷之感,他妖魔的手竟然寻不到叶天的剑术中的一些规律。这与刚才的大不一样。

叶天的每一剑划出每一刀劈出,都带有一定的随意性与不可预见性,似乎是任意挥洒,犹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但他的剑锋抑或刀锋每每会出现在最具威胁性的角度,给人予最强烈的震撼,遥歌的魔手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但面对这昆吾剑和龙牙刀居然找不到解开之法。

紫洛和小青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又惊又喜。主人的修为更精进一层了,对天道道的领悟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给人以脱胎换骨的感觉。一旦爆,即使是神族的人也要退让三分。

“试试这个!”叶天虽然占到上风,但要想在顷刻之间奠定胜局,殊为不易。是以轻叱一声,剑锋刀锋同时一变,犹如闪电狂舞,更在虚空中扭曲变化成一种怪异的幻痕。

“当!”遥歌大惊之下,一连用了几次魔手,挡开叶天这玄奥精妙的一击,同时整个人后退了三步。

“嗤……”昆吾剑的剑尖一弹,震出嗡嗡之音,颤出千百道剑锋,沿着遥歌的剑身滑下,刺向其魔手的手腕。

遥歌惊骇之下,只感到一股极大的威力从剑身上传来,仿如电流穿越般震得手臂麻。倏然而是将全身劲力运聚于另外一只手的指尖,伺机而,并用自己锋锐般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叶天随之而来的刀锋,洞察着它在虚空中随时可能出现的破绽。

叶天对遥歌如此冷静的表现感到了一丝惊讶,剑锋变刀锋,滑下之时,竟出风雷之声。遥歌的周遭笼罩住白光,磨擦出的怪音,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你练到这种境界已是当世高手。”

遥歌欣赏的目光,空气竟似乎在这刹那间如炸开的山石般四分五裂,气流乱涌,向四周扩散……仿佛这天地间涌动的不是使万物复苏的生机,而是足以毁天灭地的肃杀之气。

叶天惊骇,却并没慌乱,或许这才是遥歌的真正厉害,他敢断定就是神仙之中的如来抑或是通天在这鸟人面前,也未必见得胜过。

破虚空带出的万千劲流如针芒冲击着自己的肌肤时,叶天抹出一股坚决的笑意。

天外飞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