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找你了

“三少接下来怎么做?”谈铭纳闷的问道,看叶天的表情莫非真的来这里喝酒的。

叶天淡淡笑道,右手两根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的左手尾指的黑玉戒指,转了两圈,坐在柔软的沙上:“先喝点小酒,一会再说吧。”

龙五大笑道:“那就喝点小酒再说吧。”

几人刚坐下,服务员立即把三打啤酒抬了进去,他们并没有叫小姐。

叶天只喝了几杯后不在喝了,安静的坐在沙上,一双眸子异常的清澈,只是在这清澈的目光中暗藏深沉的心机。

“几点了?”

“九点半。”龙五答道,“要做事?”放下手中的酒杯,露出一个等待不及的神情。

“谈铭,出去叫一个服务人把温上喜给叫来。”

谈铭站了起来,走出去。

“叶公子,看你可没喝多少啊。”温上喜一进来就面带不讨厌的笑容对叶天道。心里头想着这叶天叫自己来怎么事?莫非有怎么问题不成?他总觉得今晚眼皮老跳,似乎有怎么不祥的事情要生?

“周关在不在这里?”叶天开门见山问道,一双幽冷的眸子盯着温上喜。

“关哥?”温上喜神情一怔,接着带着警惕的神色看叶天,“叶公子认识关哥?”

“陈道,打掉他一颗牙齿。”叶天的话刚落,陈道像豹子一般的高高跃起,越过玻璃桌子,一个空中劈腿直接把面上依旧带着笑容的温上喜踢飞到墙壁上,一个大鞋印赫然在温上喜的右脸上,一颗门牙从他的嘴里掉了出来,温上喜从地上爬了起来,制止了打手要上前动手的意思。

温上喜摸摸嘴角的血丝笑道:“不知叶天公子找关哥怎么事?”敢直接称呼周关名字的人在武城市板指头都能算得出来。

“要钱。”叶天眯起眼睛,一脸灿烂的笑容,“周关欠我五百万,你说我该不该向他要?”

温上喜摸不透他话是真是假,关哥会欠他的钱?也有点讶异叶天竟然敢带人来夜总会闹事,难道不知道这是骷髅会的地盘吗?可万一关哥真是欠他的钱,他有点头痛了。

实在想不出办法的他低声对一个在身边的保安的说了几句耳语,那个保安不停的点头,然后出去,估计是叫周关去了。

“叶公子,你先坐着,关哥马上就下来。”温上喜踢叶天倒了一杯酒,笑道,“不知道叶公子府邸在哪里?”

“学校。”叶天一个隐隐的笑意,接过温上喜递给他的酒杯,扬起脖子一口把酒喝光,把酒杯放下,拍拍温上喜的肩膀,“这里的一个晚上赚的不少吧。”

“勉强糊口。”温上喜笑回答,学校?这厮还是一个学生,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小子是胡编出来的,心里尽管有怒气,但脸上依旧是一副和气生财的表情。

“过度的谦虚就是虚伪了。”叶天淡淡道,“不知道夜总会倒闭后温经理去哪里高就?”看到温上喜惊愕的表情,“开玩笑的,夜总会怎么怎么会倒闭呢?”

温上喜暗暗思量刚才叶天那一句话的意思,他想了一下道:“不知道叶公子和关哥在哪里认识的?我好像没听关哥提起林公子的大名。”

“今天才认识的,你怎么知道?”叶天笑道,“不过有些人认识一天就够了,我保证周关会对我终生难忘的。”

“上喜谁找我。”一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进来,接着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中年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一张男性十足粗狂的脸型,皮肤很有黝黑,一双大手却保养得很好,指甲修的很平,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风衣,随意的披在肩上,一双眼睛有着不易妥协的神色。

“我找你。”

周关望着出这个声音的年轻人。

这个人穿着一件很白色休闲的衬衫,非常非常的白,样式非常非常的简单。

这个人很瘦,一双清冷的眸子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诡异的神色,眯起眼的时候,嘴角挂着三分的笑意,眼神是一种邪魅的神色。

谁也无法形容他的眼睛会怎么出现那种令人感到邪魅的神色。

这个人的气度与神态气质给人一种如山的沉静,如水的波澜不惊。

周关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叶天的对面,仰起脖子一口把酒瓶酒一口喝光:“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叶天从第一眼看见这个叫周关的是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男人。这种男人只相信自己的拳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