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字真言

紫洛收回妖火之莲,悬在头顶与刈鹿刀在一起,妖火光芒笼罩之处,雪的花海仿佛冰雪遇上了烈日,纷纷融化。但上邪的内不断钻出光点,绽放雪花。妖火每烧毁一片雪花,必然有新生地花海过来填补。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紫洛沉声喝道,妖火之莲吐出一颗滚圆的妖丹,呈仁黑两色太极图案,倏地射向花之结界。

“轰”的一声剧震,光球簌簌颤抖,满球的光点剧烈抖动,几乎都要被震散。

上邪脸上终于露出惊惧的神色。

“轰——轰——轰!”

妖丹一次又一次冲向花之结界,光球不断颤动,终于在几十次撞击后,一丝清脆的声音隐隐传了出来。

细密的裂缝从光球表面裂开,最初是一条,继而十几条,几十条,光球猛地炸开,无数道彩色的光线迸射而出。与此同时,四周的雪花海纷纷炸开,碎密的花瓣激溅,缓缓在周围落下,犹如下了一场绚烂的花雨。

“好,好一个紫洛。”上邪对紫洛有一丝的佩服了。右手也是极的结印,雪花倏然收回,手中的承影也是突然在空中一闪而过。

接着上邪双手连拍,后背突然幽灵的闪出像是两扇巨大的翅膀。

“现在我们可以安安静静地对决了。”

上邪双目中射出阴郁的光芒,他伸出手,一丝金色的气体从掌心钻出,不断膨胀,旋转出一个巨大地漩涡,将四周的空气源源不断地吸了进去。

周围很快被抽成了真空。

上邪道淡淡地道:“这是日本的相术,已经没有人可以看得见也听不见我们的打斗了,这里只能走出一个人。”

紫洛面色微变,上邪居然学会了日本的忍术,看来他也将忍术与昆吾的天机诀合而为一了,很是诡谲。

看来只有用刈鹿刀决一胜负了。

她暗叹一声,一只红色红手飞出黑袍,扑向上邪。

上邪身躯傲立不动,伸手在空中画出一连串的图案。眼看红手犹如压顶的浓厚乌云,要将他吞噬,上邪胸膛突然裂开,从里面幽灵般地伸出了第三只手。

这只手色泽透明,边缘有彩虹般的光芒闪动。手轻轻地一抓,就捏住了红手,嘭的一声。紫洛骇然……

上邪的羽翼扇起一阵阵惊涛骇浪般的力量,刈鹿刀出的红手赫然破裂。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

上邪出一声讥诮的笑声:“早现在,你还有什么伎俩?在我手里,最强的相术师也被我收过。!”

紫洛漠然道:“除非你天天对着如来说阿弥陀佛。”

上邪冷哼道:“是吧,那我看看。”

他跨上一步,胸膛的那只手捏碎了另一个空间要出来,双手在空中继续画出奇异地图案。

一团血红色的迷雾突然出现在空中,幽灵般地盘旋,向紫洛急扑而下。

森冷的阴气顿时笼罩了紫洛,血雾闪电般地逼近,雾团猛地暴涨了数倍之大。犹如一个庞大舞动的幽灵,散出一阵阵阴森的邪气,比刀锋还要凌厉,一直渗入紫洛的肌肤毛。

紫洛的妖袍如同风帆般地鼓起,一股强横的力量透出,冲向血雾。但还是无济于事。

血雾突然自动散开。化成一丝丝细小的雾气,等到紫洛的这股力量落空,血雾又重新凝聚成团,再次扑至。

“好玩吗!”

上邪哈哈大笑,完全把对方当作了恣意玩弄的对象。

紫洛身形晃动,避开血雾。

血雾如同附骨之蛆,紧紧追着紫洛。

紫洛的身法越来越快,她似乎化作了灵动的飞鸟,在空中变幻着奇妙莫测的轨迹。无论血雾如何加,总是在差点要笼罩住她时,被她以毫厘之差避开。

面前的局势显然对她利。

“死。!”

上邪顿狞笑一声,双手黑色陀螺旋转飞出,彩芒立刻罩紫洛。

紫洛心中掠过了十多条应对的策略,左手结出秘术手印,他迎了上去。

血雾中,仿佛传来低沉的吼声,雾团突然向四周飘散开来,变成几百只雾状凝聚的巨大血手,张牙舞爪,将紫洛重重围困住,数百只血手围拢了过来,在空中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魔掌。

暴喝一声,紫洛双手抱拳,举过头顶,纯以力量与血手硬拼一记。“轰”的一声巨响,血手如遭雷击,化作漫天的碎雾,紫洛心中一松,碎雾突然又凝聚起来,变成一条条细长的血色锁链,毒蛇般缠上了她的身躯。

紫洛闷哼一声,只觉得锁链越勒越紧,一阵阵阴寒无比的邪气钻入肌肤,在体内翻江倒海一般,似要将她的内腑撕裂。

全身的精力仿佛被邪气一点点地蚕食,血链闪耀着妖异的红光,随着红光越来越强盛,法妆卿浑身一颤,喷出大口的鲜血。

上邪仰天狂笑:“你完了,紫洛!”

紫洛美目中闪过一丝寒光,伸手一指,指尖点向自己的眉心。

被透明的手抓住的刈鹿刀,倏地钻出一个小人。她和紫洛长得一模一样,这就是藏着刈鹿刀中的元神。

她浑身散出淡淡的光晕。小人闪电般地上邪,两只小手掌,轻轻地印在他的胸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