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起我

“当年丰臣秀吉率领大军进攻西王母国被雪神女封印,要想使得丰臣秀吉苏醒必须要用雪神女的魂魄。雪神女当时是西王母国的第一高手,却在与轩辕族高手比试之后深受重伤而被迫堕入六道轮回,她的法力随之消失。”叶屠扯出一个邪魅的笑容,“打伤雪神女就是你,你想不到吧。”

“你封住了我所有的记忆?”按照师父这么说,他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这一段,他是轩辕族的人,那么他的身份是什么?他到底是谁?叶天只感到天地一片惘然,这熟悉的一切人都改变了。

“我并没有封住你的记忆,也许你和雪神女的秘密只有你们自己知道。通天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才会拿走宁静的魂魄。”叶屠道,“我该杀了你的,只是考虑到你身有叶浮生,所以我才没有动手。”

“你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叶屠看着叶天,叶天的神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怒,是死水般的宁静。

“幽灵屠也是你让天机老人教会我吧,我记得我是在受伤的时候遇到天机老人的,他说只有学会幽灵屠我才可能活命。”

“我就是天机老人。”叶屠并没有打算隐瞒叶天。

叶天彻底的寒心,想不到师父的城府会这么的深,天机老人也是他?他研究有几个身份?

“东方域呢?”

“东方域?他是我的一个朋友而已。”叶屠道,“你现在是不是想杀我。”

叶天也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接着放声大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杀了我大哥阙然,利用了我这么多年,我本该恨你的,可是你又养育我这么多年,教会我法术,我叶天今天在这里给你磕头了。从此以后,我不在是你的徒儿,你也不是我的师父。”

叶天说完,双腿扑通跪倒,咚咚咚的给叶屠磕头。

叶天站起来:“你教会我的法术我都一一还给你。”叶天猛然脸色一边,全身响起芝麻爆响的声音,接着一股混合着黑气白气红气的气体从叶天的身上缓缓的散出来。

“你…….”叶屠想不到叶天会把他教过自己所有的法术全都还给他,这是他想要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他的眼神有着太多的无奈。

“天狼剑我也还给你,从此我们不再相欠。”叶天只觉得身子虚脱之极,没有一丝的真气,他的体内绝大部分的诛仙决的真气全被散去,幽灵屠也是如此,九字真言还在着,却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没有诛仙诀的真气作为辅助,叶天充其量是一个体术高手而已。

“你又何必如此。”叶屠叹息一声道,“这些真气和法术虽说是我教会你的,可你也帮我杀了不少人。”

“不要说了,你想杀就杀吧,我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怨言,今日我若死在你的手上,我想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除开叶子,其他人我会放过。”叶屠道,“叶天,你这个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太重感情,上邪要杀你,你三番五次的放过他,有些事情你若不杀人,别人就杀你。”

“上邪师弟知道你没死吧。”

“也许吧。”叶屠道,手掌一伸,天狼剑在叶屠手上得到了最大的挥力量,一股滔天的魔气从天狼剑散出来。

“我要杀你也不容易,毕竟你的体内还有叶浮生的留下的珠子。”

“叶浮生是什么人。”

“九虚界的末行宫的宫主。”叶屠道,“上古三族确实在九虚界之中,你若查明一些事情,你有时间在上去看,因为有些问题我也不知道。”

叶天拿出了天狼匕,“好,我知道了,今日我不死,我一定会问叶浮生的。”

叶屠笑了笑,突然闪身来到了叶天的前面,天狼剑剑尖出一点的星光对着叶天的咽喉。

以叶天的现在的实力要是躲避这一点的寒光无疑是痴人说梦。

“蓬”的一声,“主人。”只见地亦这个白痴地族的高手赫然出现在叶天的前面,张开手掌,直接形成一个圆形的护体罩罩住了叶天和自己,天狼剑刺不穿那一层防护罩。

“地族的人?”叶屠很熟悉地族的人体内修炼的真气,很快的就猜测到是地族的人,怎么有地族的人在人间而且是在叶天这里?地族也和轩辕族是敌对的关系。

“你是…”地亦的防护罩虽然没有被刺破,可是确叶屠的气息令他的脑子好像想起了什么,顿觉得一疼。

叶天察觉到地亦有点不对劲,要是这时候地亦突然苏醒过来,自己不死才怪。

“地亦,快点出去。”

地亦的耳朵嗡嗡的响,背起了叶天,双手接着往前以推,一股强大的真齐圈袭击上叶屠。

叶屠冷笑一声,右手成兰花指,点一点在空中,一点星光形成,接着慢慢的涨大,形成了一把匕。

“去。”叶屠一指,那一把匕刺向了那气罩。

“你是神族的人。”地亦突然喊道,单手在空中连续的画了三个圈。叶屠脸色一片,地族的斗转星移,只听得周围响起一道白光,进而白条千条的白光交叉的在空中。

叶屠冷笑,天狼剑不停的在空中挥斩而下,可是瞬间白光又形成,挡住了他的去路,而且那一些千万条的光线正在慢慢向他涌来,过不了多久可以把他包围。

“地亦,把路口堵上。”

“是主人。”地亦把叶天放下,立刻结出一个印,通往石头其中的路口被封死。

叶天知道这肯定防不死他的,所以又叫地亦把石头扔出去。

“知道,主人。”地亦又封了一个印在洞口,然后令石头变小,抓在手上,一口气扔出去。

石头嗖的一声在天空飞着。

“总算捡回一条命了。”叶天有气无力的说道。

“主人。”

“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真的死了。”

“主要,我吃西瓜,苹果,口香糖。”

“好,好,我一一都给你吃。”

叶天翻了电冰箱,就差口香糖了,地亦早就舔着嘴巴,几乎是扑上去,一手抓一个。“好好吃,以后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叶天走路一拐的。

地亦道:“主人,好好吃,我喜欢吃。”像一个孩子似的蹲在那里吃着冰箱里的美味的可口的零食。

叶天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命,颇感到一切不可思议,可是接踵而来的是内心的创痛,原来被最亲的人欺骗和利用是这样的,师父终究是要杀自己的,他是轩辕族的人?他具体的身份是什么?宁静?她是雪神女?为什么他会打伤她?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叶浮生是被如来和燃灯,巨人神联合袭击才受到重伤的,所以才会化成一颗珠子躲在自己体内。难道他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这个混蛋一直隐瞒着自己,叶天在心里大骂着叶浮生,自己还真的是被人利用的棋子了,目前他还有很多的问题想不通。

不过现在他最想上昆仑去看看宁静到底如何了?也不知道暇玉能不能把新的一个魂魄炼化出来?

“小白,小白,你家大爷的出来。”叶天对着天猛喊道。

“来了来了,主人,你叫我。”小白从天冲刺下来,随后道,“主人,你的真气呢?”

“给师父了。”

小白脸色一变:“师父?哪个师父?”

“你说我有几个师父?”叶天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看来自己没了真气,还真的是件麻烦的事情。

“你是说昆仑的先组。”小白还是没有说出叶屠的名字,毕竟叶屠也是他的半个师父。

“一边走一边说吧。”叶天爬上了小白的后背,双手抓住了小白的长长的脖子。

“主人,你是不是要勒死我啊。”小白觉得呼吸都成问题了,扇动一下翅膀,飞身在天空。

“小白啊,没办法,我现在没了真气,我怕摔下去不死了。”叶天无奈的笑道,然后把全因后果的事情说了一遍。

“师父…….师父真的是一个混蛋…….”小白说出很刻薄的话来,只有混蛋两个字了,毕竟是师父,和叶天一样,也是有着这么多年的感情。

“他是大混蛋,我是小混蛋。”叶天道,“算了,有些事情不是能人为控制的,不说了。”

“主人,你没有真气,那要是天照他们杀过来,你不是要挂了。”

“是要挂了,所以我决定死的时候拉你下来,大家好兄弟讲义气,你说是吧。”

“主人,我还不想这么早死的,世界上的美眉我还有很多没看呢,听说西方那边有很多不一样的美眉,不如我们去西方避避风头吧。”

“去西方?不去,我一看到那些蓝眼珠的我就不舒服。”叶天摇头道,“撒穆尔会放过我吗?我去那里不是自投罗网,教皇的法杖他都敢要,还有什么做不出来了。”“也对,难不成我们就等死了。”

叶天想了想:“车到山前必有路吧,我不相信我就这么死了。”眼睛望着辽远的天空,逆天的语气道,“天要玩我?我岂能顺着他的意思,不管我上一世是谁,我现在是叶天,我只想好好的和我家人一起过日子,我会好好的保护我的家人,不会让他们受到一点的伤害。”话说说这么逆天,可是真气的修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的来的,好的话,最少百年,迟的话几百年也说不定的,他现在真气少的要命,从何修炼呢?

“主人,我相信你一定会打败丰臣秀吉的。”小白放声大声。透着无比相信叶天的声音,“因为你是不会输的叶天。”

叶天也不由豪气顿生:“我不会输,我输给任何人,也不会输给这个蒙了眼睛的老天爷。”

“不要啊。”小白突然大喊了一声,一道霹雳闪电迎着他的头部打过来。

叶天吓了一跳,更是无奈,自己没了真气,老天爷就作威作福了。

“主人,你不要骂老天了,他会把我劈死的。”小白忐忑不安的道。

叶天执拗的给了老天爷一个中指,娘的,等老子恢复真气的时候把你这鸟人捅出一个大洞来,老子天天在你头上撒尿。

“小白,不要飞这么高,我眼睛都花了。”

“好的,我降低一些。”小白缓缓的降低了一下高度。

“怎么那么冷了?”叶天现在只是一个体术高手而已,没有真气,立刻感到一股要冻死人的冷袭击过来。

“准备到昆仑了,主人,你是不是很冷,这有一颗丹,你吃下可以保暖。”小白嘴巴一张,吐出一颗红色的丹药。

叶天把那一颗丹药吞下,立刻感到一股暖和的真气从自己的丹田升起,弥散在全身,没有了刺骨的冷。

“小白,要你现在照顾了我,不好意思。”

“主人,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我没有看不起你。”

“你要是看得起我就不要说这样的话来。”

“那好吧,小白,我肚子额死了,可以吃的你肉吗?”

“……”

“不可以。”

叶天笑了笑,昆仑,又一次上了昆仑,每一次来的时候心情总是不同。

章节目录